有時候,心軟只是逃避問題的藉口,沒有正面解決問題會帶來更大的傷害

1441

心軟只是逃避問題的藉口。不先去搞清楚反目的理由,事後卻告訴自己,是「心軟」才會「原諒」不一定真的有錯的人,拿「心軟」作為懶得理解事情真相的藉口。沒有勇氣正面解決問題,結果給別人帶來更大的傷害。

 

不要把「心軟」當擋箭牌
感情才會持久

「都怪我心太軟,才總是讓步。一看到別人傷心,我就不忍心。唉,每次別人有什麼要求,我都不好意思拒絕。就算對方再令人討厭,我就是沒辦法告訴他實話,誰叫我這麼心軟?」「人善被人欺,大家都把我的忍讓當成理所當然,等我忍無可忍了,就別怪我不客氣,是你們太得寸進尺了。」這樣的抱怨是不是有點耳熟?

有時候,心軟只是逃避問題的藉口。有一種,是拿「心軟」作為懶得理解事情真相的藉口——抱怨自己是因為心太軟而做了某件不想做的事,是讓心軟主宰了自己。一件本來就該做的事情,也當成是因為自己心軟才作出的犧牲。

一個父親忙於工作,一直到女兒高三才知道女兒要報考音樂學院。他一方面覺得藝術學院似乎是成績不好的學生才去的,往後在親朋好友面前丟臉,另一方面覺得藝術這條路太難走,於是大力反對,要女兒報考普通的大學。

女兒早已看好了心儀的大學,聽到父親的命令後成天愁眉苦臉,食不下嚥。父親當她耍脾氣,時常大聲訓斥她,女兒此後更是以淚洗面。父親看不下去,最終答應女兒考自己想考的大學。但他事後總獨自感歎,是自己「心太軟,把女兒寵壞了」。

用「心軟」逃避溝通

父親認為女兒的選擇不應該,但因為自己太愛她,才「讓」她——他認為自己妥協了。但其實,他是否在用「心軟」逃避作為父親應當和孩子溝通的責任?

他在得知女兒的想法時,並未和她好好交流,並未傾聽她為何喜歡音樂,為何指定那個大學,他只是二話不說直接反對她。正因為他不了解女兒的想法,才更容易把她的決定看作是任性、自私的——不努力去盡自己的責任好好了解,當然會因為對方下定決心,而感到自己「妥協」了。

很多人都是如此。不去了解為什麼伴侶堅持某個花錢的愛好,但「心軟」成全對方買一些「沒必要的東西」;不去搞清楚親人反目的理由,事後卻告訴自己,是「心軟」才會「原諒」不一定真的有錯的親人……

沒有盡力把事情搞得明白透徹,而是讓心軟的感覺牽著鼻子走,往往是懶得理解他人,並錯誤認定自己是因為太過善良而妥協、犧牲。而有些時候,心軟則源於沒有勇氣正面解決問題,結果給別人帶來更大的傷害。

害怕摩擦,而忍耐
總有一天會爆炸

小紫和小美是剛剛認識的好朋友。由於剛結識不久,所以對彼此還有諸多不了解之處。一天,小紫對小美談起時事。聽了小紫的看法後,小美發現自己和小紫的想法不同。應該說,是相衝突的。小紫不知情,說得理直氣壯、頭頭是道,無意中把小美的想法百般貶低。

小美心裡很不是滋味,但看到小紫無辜地對自己坦誠的樣子,又不忍心告訴她實話,只得半附和半敷衍地帶過。此後,每次談到這類話題,小紫更是肆無忌憚地口說我心,小美的憤怒不斷增加,但還是一次次地忍下來。

直到有一天,小美忍無可忍,把久久積壓在心中的不滿一次爆發出來,尖銳刻薄地批評起小紫。等她出了一口氣,說出口的話迴響在耳邊,她才聽到自己有多傷人。結果可想而知,兩個人的關係開始僵化,彼此心中生起很深的嫌隙。小美一開始確實是因為心軟,才一直不敢反駁小紫。但是她對自己的政見十分堅持,當然無法容忍對方接二連三的批評。

很多人都一樣,遇到和別人想法、做法不同時,因為害怕摩擦,而一次次的忍耐。但是如果往氣球裡面不斷地灌氣,氣球總有一天會爆炸。而它爆炸的時候,絕對比你一開始主動把氣球口解開讓氣慢慢排出來更可怕。

不是忍一時風平浪靜
而是點滴積怨在心裡

同樣的,因為心軟而忍耐得太多,並不是忍一時風平浪靜,而是一點一滴地積怨在心裡。若不主動在不滿還未膨脹、自己尚有理性時解決問題,最後則會來個憤怒大爆發,把不想傷害的人傷得更痛。

因不忍心對方難過,或不想被對方否定而選擇沈默,等於沒有給對方機會了解自己,那麼也就難怪他說錯話,事後也就無需以一個「是我太心軟」之由,為自己開脫傷人的罪名,把自己想成犧牲者。

人與人之間要持久地相處,需要「真誠」——對彼此真心之外,還得誠實。這聽起來可能比「心軟」更理所當然,事實上卻更需要勇氣,也更有效。

※本文由Firellaphant in 倫敦・中文/English/日本語 blog粉絲團授權,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