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讓你覺得離不開的人事物,反而可能是你最需要迴避的

475

一個好的領袖,是不會讓你覺得你的成功全是他造就的。這句話也能反過來說,一個人如果讓你覺得,一個環境可怕得沒有他就不行,那麽很可能是這個給予忠言的人有問題。一個真正值得信賴的人,是會肯定别人的長處,並且找到解決方法的人。

 

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人
他很可能反而是你該小心的人

我曾經是個怕生的人,每次進入新的環境都會背負巨大的精神壓力。陌生的臉龐,不熟悉的做法,與以往不同的配合方式…一切一切都讓我害怕。因此,我來到任何新環境,總容易扳著一張臉,散發不易親近的氛圍。

也因此,面對這樣的我還親切相待的人,對我而言就像迷失在大海裡遇見的一艘船,我總是特別感激,並將我的信賴完全託付給他。新的環境愈是可怕、伸出援手之人愈顯親切,我也愈容易全心向他靠攏。

記得一次,我加入一個新的團隊,那時一位成員主動擔負起照顧我的角色。活動進行間想去廁所時不必特意告知誰、什麽樣的疑問該去問誰等等,作爲新人不敢問的瑣碎問題,他都願意主動告知,讓我不勝感激。在此稱他爲霖吧。

那個團隊不是一個很好的團隊,內鬥不斷,權力之爭無處不在,人與人之間總是各懷心計,而這些事情,我全部都是經由霖的口中得知。本來就已膽怯緊張的我,聽到這樣的內幕,當然只有更害怕的份。在那些不懷好意的人襯托之下,霖更顯得像個難得的大好人。所以有一天,當霖告訴我他決定離開時,我猶如五雷轟頂。

因爲某些緣故,當時的我無法輕易離開那個環境,在霖退出之後,我便覺得自己必須孤身面對一個可怕的環境。然而,過了一陣子,我慢慢發現其他團員其實都蠻好的,並沒有想像中那麽可怕。回想起我曾經對他們有過那麽激烈負面的想像,自己深感內疚。

然而那些妄想,也全是從霖的形容中所形成的。並不是怪他,要怪也只能怪我對自己的責任感不夠,一味地將我的看法交予他人主宰。那時我懂了,現實生活畢竟不是連續劇,不太可能在一個環境中所有人都邪惡不堪,只有一個人是好人。所以如果有一個人爲你描繪出了這樣一個畫面,那很可能是這個人自己有問題。

這種人或許很「完美主義」,只要看到別人一點點的不好,就要將他全盤否決,也就很容易將身邊的人都貼上「壞人」這麽一個永世不得翻身的極端標籤。他們心思缜密,所以能夠明白他人的不安,也容易赢得信賴。但由於思想不夠開通,常把身邊的人都看成敵人,帶著你的時候,也就在不知不覺間把狹隘的思維傳承給你。

 

世上沒有完美的人

世上沒有完美的人,尤其在成人後,每個人都得爲自己的生活負責,利益權衡也就自然形成,但這不代表人與人之間完全無法建立友誼。曾聽過一句話:「一個好的領袖,是不會讓你覺得你的成功全是他造就的。」

那麼這句話應該也能反過來說:「一個人如果讓你覺得,一個環境可怕得沒有他就不行,那麽很可能是這個給予『忠言』的人有問題。」

真正值得你追隨的是
讓你有勇氣獨立面對世界的人

這不侷限於任何環境,也包括家庭。只會警告世界有多危險的父母,多半是自己缺乏積極對應能力,所以只能教導孩子消極躲避的能力。一個真正值得信賴的人,是會肯定别人的長處,並且找到解決方法的人。

一直跟你說別人的壞話、強調問題的人,就算沒有惡意,作為一個無法在逆境中堅強的人,他還有許多不足需要修練,不該成爲你全權信賴的學習範本。

「還好有他!不然我就完蛋了!」如果有人讓你有這種想法,不是針對一件特定的事,而是面對你的整個人生,那你對他的依賴可能源自於恐懼,而這恐懼,很諷刺地,也許恰恰是這個「大好人」所賦予你的。

※本文由Firellaphant in 倫敦・中文/English/日本語 blog粉絲團授權,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