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連自己的人生都不負責,還拿什麼孝順父母?

1251

你連自己的人生都不負責,拿什麼孝順父母?這句話看起來很尖銳,但細思直戳心底,令人回味。千百年來,世人都在說要如何如何孝順父母。但過程怎樣才算到位?

我曾經寫過一篇《最好的孝順,是不給父母臉色看》,那時覺得相比金錢,父母在意的還是你對她的態度。後來經歷生活種種,覺得還應該是,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只有對自己人生負責的人,才能對他人對父母負責,只有懂得把自我生活先過順過幸福的人,才有餘力余愛去善待你想愛的人。

而在父母眼裏,從來不奢求榮華富貴,錦衣玉食的生活,他們最本質期許的僅僅只要你的平安幸福而已。你安好,歲月才靜好。許多年前的一個臘月,隨朋友去山區看雪,途經一村落時,見一個老奶奶坐在古杏樹下發獃。她的頭髮全白了,像夜裏那場肆虐而下的雪,臉上深深淺淺的皺紋僵在一起,也毫無血色。風一吹,鬆弛的肌膚輕微搖擺,似殘冬里那截枯木,不帶生機。她的眼神死死落在遠處一群孩子的身上,看孩子們嬉笑着和父母追逐做遊戲,發出童真的笑聲。她看着看着,想站起來,但雙腳沉重,又跌坐回那把發黑的木凳上。嘴裏卻念念有詞,說:「罪孽啊罪孽。」

那時,我不是很懂她嘴裏「罪孽」的意思,就向朋友打聽她的故事。原來老奶奶那年81歲了,是村裏年紀比較大的老人,一生生養二子一女,最大的算起來也有62歲,是做爺爺的年紀。本是子孫滿堂笑逐顏開的晚年,卻因家中諸多變故,只剩下她孤寡一人伴着殘燈守着餘生。

她的大兒子四十幾歲時,因賭博傷人造成一死一傷,鋃鐺入獄,以命抵命。大兒子走後,老伴傷心欲絕,生了場大病也走了。她的二兒子還算爭氣,娶妻生子後去了遠方做生意,生意一度做的很大,然而人就飄起來了。雖然惦記母親,大把大把寄錢回來,囑咐她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看着極盡孝道。但更多時候,是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圈錢享樂,玩弄女人。最後被人聯合設套,一敗塗地,欠下巨額借款。幾處房產賣了,老家的田地賣了,還遠遠不夠。婚自然離了,孩子跟着媽媽遠走他鄉,他自覺丟人,再也沒有回到故鄉來。

至於那個最小的女兒曾經一直是老人的貼心棉襖,陪她度過了最艱難的日子,後來一意孤行嫁給了一個浪子,浪子帶她走天涯,卻不給她愛。婚姻的不幸,加劇了女人心中的痛苦,久而久之變成了市井中那個抑鬱抱怨的婦人。還會偶爾買些滋補品回山里來看老人母親,但自顧不暇的生活最終令她喪失了孝順的本能。老奶奶的女兒常說:「我怎麼活啊?」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活。自然也不知道該讓母親怎麼活。所以當年聽罷故事,我就哭了,覺得太悽慘了。

許多年後, 老奶奶早已離開人世,入土為安。但那座大山裏的人都清楚,她是帶着遺憾走的。遺憾地想起她的孩子們曾經圍繞在她的雙膝下天真可愛,說着長大後要如何孝順父母之事,說着要賺很多很多的錢,蓋洋房買現代電器常陪伴在她身邊,給她一個最好的晚年。

可最後呢?他們卻不對自己的人生負責,把自己推向罪惡的深淵,推向命運的低谷,推向苦難。而這苦難,不僅僅是自己受盡摧殘,連帶着還有父母陪着煎熬。任誰也經不起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這痛里,不是意外,而是不懂愛惜生命的人,自掘的墳墓。

可活着的人,卻無法釋懷那種失去。

那個原本可以活得很好的二兒子,可以對父母盡孝的人,也偏偏守不住底線,握不住原則,抵禦不了誘惑,膨脹失去理智,貪圖享樂在浮誇的城堡里墮落昏庸,最後妻離子散,也散盡家財。你可以逃到天涯海角,可留下的人,有根的父母,不得不替你償還數不清的人情債和錢。他們種地、撿破爛、搬磚頭、扛水泥、賣草藥、替人看孩子,累死累活期盼你能洗心革面歸來,到最後,也沒有辦法見到血脈親情其樂融融的一天。

這中間,又是怎樣的心酸和惋惜?

而我們總說婚姻的事自己做主,要擦亮眼睛,偶爾眼神出錯時,也沒有關係。但一定要懂得適時斷舍離,可是席捲在壞婚姻這場風暴里的女人,總是看不透自己的未來,也不願意去擺脫那些不幸。後來,變得再也沒有力氣愛自己,愛他人。

你連自己的人生都經營不好,負責不起,怎麼孝順父母?

然而這樣的故事無獨有偶。我的一個遠房親戚的兒子也不會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小時候,他聰明伶俐,成績優秀。也曾談過夢想和遠方,想要做一名醫生、老師和科學家。想要讀大學的時候去青海湖看星空和晚霞。憧憬着有一天帶父母去南極看企鵝,去挪威看極光。

那時,總愛依偎父母的身邊,說着長大以後的話。長大,我要好好賺錢努力工作、給爸爸媽媽花不完的錢,我要娶一個漂亮的老婆生一個可愛的孩子給爸媽抱,我要常常買禮物給你們,還會經常陪伴你們去旅行。當年,是真真切切的願景。多純真簡單啊。可後來,不對自己負責的他,變得一無是處,陷入了人生的迷茫。

還常常犯下過錯,讓父母操心,讓父母哭。不僅迷戀上了賭博,還借高利貸賭,最後輸掉了百萬錢財,被人恐嚇威逼躲在家裏不敢出門。連帶着父母終日擔驚受怕地活。他也不負責任的出走了,把所有的問題留給大人。一對老人一下子蒼老了十歲。替他還錢,替他養孩子。

好不容易熬過最艱難的時光,期盼過幾天安穩日子時,他又出事了。這回是開車把一名電瓶車主撞了,現場一個重度昏迷,一個骨折。那輛車還是借朋友的,沒有買保險,巨額的賠償又落到了他的身上,可他無力償付,受牽連的依舊是父母。

人命關天前,不得已賣掉了自住的房子,租了一間廢棄的屋子安生。我那親戚說:「此生再也無法幸福了,老了老了還要遭受這樣那樣的罪,有時想想真的不想活了 ,但生活還要繼續。」因為他們還是很想看見自己的孩子有一天會幸福。

而那個不對自己人生負責的他,也終於在輪番的事件面前意識到了這些年的荒唐。孝順不是口號,是行動,不是金錢,是心意,不是需要給山珍海味洋樓汽車才是讓父母安享晚年。而應該,是在父母有生之年,看着你慢慢成長,做一個對自己負責,對社會負責的人。

你平安,他們才心安。你幸福,他們才有幸福。

 

 

※cover photo by 董事長碎碎念製作,非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