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o:那一天香港反送中遊行,讓人民走上街頭爭取的是什麼?

403

作者\Marco

每個來香港旅遊的朋友,第一個反應都是香港消費很貴。最近十年,香港的消費不僅是貴那麼簡單,那瘋狂的樓價,不停上漲的物價,已經令香港人快吃不消。香港人好現實,每一秒時間都是錢,每一寸土地都是錢,連飲用的每一口水都是錢。雖然如此,但我們仍然對香港引以為傲。即使曾經的風光好像逐漸消失,但我們仍然深信香港可以站得住腳,因為我們深愛這個城市,亦深信這個城市的法治。

香港的自由和法治,一直是香港的經濟命脈。

香港立法會預計在6月12日通過的《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正草案。該草案規定,涉嫌在中國內地犯下殺人、洗錢或「危害種族或直接和公開煽惑他人進行危害種族」等37種罪行,而在香港被發現的「逃犯」(不分國籍),中國政府不必透過司法代議制度審查,只要香港特首點頭,就可直接把人帶走。(節錄於高商業周刊)

香港現時是有《逃犯條例》的。

香港現行的《逃犯條例》,其他國家可以要求把犯人引渡回犯罪地進行審判,但是這項條例「排除 台灣、澳門、和 中國」,另外要移交的時候也要香港的立法機關來審議通過。(節錄於台灣基進)

百萬人上街,當中有好多不同原因,我們亦不作評論。以一個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表達訴求,亦只是普通市民可以做的事。

有一方的聲音是:沒有犯法,怕什麼?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回應議員發言時,指在政府解說過程中,發現「好多人」包括新聞界及法律界「朋友」,根本不了解《逃犯條例》運作,亦無看過政府草案內容。

他又指現時《逃犯條例》的制度,純粹是剔除地理限制和由行政長官啟動個案移交,「係兩個簡單改動」。

但另一方的聲音正正是:就是這兩個簡單改動,才怕。

沒錯,上街的百萬群眾大部份可能只是在局長口中的不了解。反正法律界的都不了解,小小市民更加沒法理解。但在小小市民僅餘的理解下,就這兩個簡單改動,已經怕了。

恐懼源於改變。但在未來不明朗的情況下,單單中國兩字已經足夠令人恐懼。我們對中國的法治實在不適應,說實話,就連在中國內地生活的朋友都還沒適應,你要人民哪裡來的信心?

另外,由司法代議制度審查改變成行政長官啟動個案移交,這個「簡單」的改動已經摧毁了香港的司法制度。

再舉一個簡單例子,大部人都看過周星馳先生主演的電影,不用戲名,只看對白,大家都猜得到是什麼電影。

人民心裡害怕的,是以下的情節。

– 凌淩漆,親自簽字承認走私販賣國寶,無需審判,即時槍決

– 喂我老豆係陳局長,冤枉啊

– 都算啦,你地竟然講一個盲既偷睇國家機密

香港的經濟發展,是建基於清晰透明的法治。香港人好現實,好貪錢,沒有非做不可的理由,沒有辦法讓百萬人上街遊行。香港人亦好善忘,沒有損失、沒有利益的事轉頭就忘了。但一百萬愚笨、跟律師一樣對政策不了解的小市民,都是看到《逃犯條例》,會即時傷害到香港的經濟利益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地方,甚至一夜之間可以將香港打回原型。別說為香港的未來好了,明天都未必過不了,還有資格說後天嗎?

*資料性的直接節錄

作者簡介

Marco 香港人

金融本科畢業,金融銷售及管理經驗,接地氣的外部培訓師,熱衷於金融科技,夢想將金融知識簡單化,金融市場透明化

 

Edit:Joyce
※本文由 Marco 獨家授權,非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