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襲來、反送中之際,成功動員群眾的新力量,為何能讓#MeToo成功、伊斯蘭國壯大?

133

想想那些穿著連帽運動衫、在有十億用戶的線上平台上左右我們的日常習慣、情緒,以及輿論的的科技業大亨;那些激發與集合熱情群眾,並且風光贏得選舉的政治新手;那些在這混亂的超連結世界中躍至領導地位,把其他人甩在後頭的一般人和組織。這些能夠策動人們熱情的個人與組織,我們稱之為「新力量」。

舊力量的運作就像貨幣,由少數人把持,一旦取得後便謹慎地保護著,權貴人士攢積了很多,以便必要時花用。舊力量是封閉的,難以接近,領導人導向,它下載,掠取。

新力量的運作不同於舊力量,它就像水流,由許多人匯集而成。新力量是開放性質,參與性質,同儕導向,它上傳,散播。就像水或電力,新力量在浪湧時的力道最強勁。新力量的目的不是聚積力量,而是導引與傳輸力量。

本書探討如何在由兩股巨大力量的對抗與拉鋸定義的世界裡航行和成功,我們稱這兩股力量為舊力量(old power)與新力量(new power)。

#MeToo vs. 哈維.韋恩斯坦

電影製片人哈維.韋恩斯坦在好萊塢如神一般地呼風喚雨。事實上,在1966 ∼ 2016年間,他的確跟「神」扯上關係:奧斯卡金像獎得獎者在感言中點名致謝對象時,他的姓名總計被提及34次。他參與製片的電影總計獲得超過300項提名,英國女王頒給他大英帝國勳章。

韋恩斯坦聚積他的力量,把它當成貨幣般用來維持其顯赫地位:他可以捧紅或毀掉一位明星,他有巨大的個人能力可以讓一部影片計畫通過或沉沒。他左右整個產業的命運,而這個產業給予的回報是包庇他長達數十年數不清的性騷擾和性侵。

他有一大群律師,動用保密合約懲罰與他共事的人,必要時花錢和指控者達成和解,他僱用很多曾經當過情報人員的私人保全公司去挖掘指控他的女性與記者的情報。被他傷害的女性大多保持沉默,因為害怕事業受到阻撓;原本可以站出來的男性則是保持緘默,不願動用他們的力量和這位大神級人物對抗。

哈維.韋恩斯坦以及支撐他的封閉、層級體制述說的是舊力量的故事,而韋恩斯坦的墜落,特別是後續發展,則是向我們展示新力量的運作及其重要性。

韋恩斯坦的性騷擾和性侵新聞爆發、不少受害人出面指控之後,女星艾莉莎.米蘭諾在推特上分享「#MeToo」標籤,鼓勵曾經受到性騷擾或性侵的女性站出來訴說她們的故事,這個訊息引起女演員泰莉.康恩的注意。康恩在20幾歲剛出道不久時,曾在電視劇裡飾演一個角色,導演詹姆斯.托貝克找上她,約她在中央公園談一個角色,她告訴CNN記者自己依約前往後遭到托貝克性侵。

康恩埋藏這段記憶許多年,但韋恩斯坦的醜聞爆發以及#MeToo 運動興起,使得這段記憶再度浮現,她告訴先生這件往事,並且開始採取行動。她首先搜尋推特上同時使用「#MeToo」和「#JamesToback」這兩個標籤的女性,發現她們的故事跟她像極了。她們共同成立一個私下的推特組群,相互支持並尋找其他受害人。這個組群向《洛杉磯時報》的一名記者講述她們的故事,在這篇報導發表後的幾天之內,超過300 名女性站出來揭露她們與托貝克的故事。

康恩的行動是眾多這類行動中的一個,48小時內有將近100萬則推特文使用「#MeToo」標籤,僅僅一天就出現了1,200萬則臉書評論、貼文,以及回應。

#MeToo 運動如潮流般湧向世界各地,不同社群針對自己的目標而調整它。在法國,它變成「#BalanceTonPorc」(揭發你的豬),倡導揭露性騷擾者的姓名。在義大利,女性在「#QuellaVoltaChe」(那時候)號召下憶述她們的故事。這場運動也湧向各產業,國會議員揭露她們也遭到同儕性騷擾,英國國防部長被迫辭職,歐洲議會也出現#MeToo 潮,有企業領導人因為被揭發而被迫下台,從巴黎到溫哥華,這場運動走上了世界各地城市的街道。

#MeToo 運動沒有領袖,也沒人知道接下來會如何。#MeToo 運動最驚人的一點是它賦予參與者的力量感:許多人多年來感到無力阻止長期騷擾或侵犯的行為人,或是害怕遭到報復,現在他們有勇氣站出來發聲了。每一個人的故事被更大的水流激起的浪潮強化,每一個人的勇敢行動其實是被許多的勇敢行動激發出來的。

女學生vs. 國務院

阿克薩.馬哈穆德生長在蘇格蘭的一個溫和穆斯林家庭,她讀優秀的私立學校,喜愛《哈利波特》,她被形容為連搭乘什麼路線的巴士去格拉斯哥市中心都不懂。

可是,她漸漸地變成「臥室裡的激進分子」,落入邪惡的說服性內容和誘惑招募員的線上生態系當中。2013年11月,當時年僅19歲的她突然消失,四天後,她從敘利亞邊境打電話給在蘇格蘭的父母。

她的故事還沒完。被伊斯蘭國(ISIS)招募後,阿克薩擔任招募員,精通線上互動工具,引誘其他人追隨她的腳步。她建立一個女孩對女孩的緊密網路,鼓勵想前往敘利亞加入聖戰戰士行列的女性。當倫敦貝斯納葛林區的三名普通可愛的青少女計畫前往敘利亞時,她們就是在推特上和阿克薩.馬哈穆德接洽的。

阿克薩使用親近的同儕對同儕方法贏得招募對象的心,反觀美國政府使用非常不同的方法勸阻這些人。

美國政府列印數千張伊斯蘭國新成員被餵入絞肉機的諷刺漫畫,用F-16戰鬥機空投到伊斯蘭國位於敘利亞的大本營,這種方法最早在100年前的一次大戰中被廣為使用。為了對抗伊斯蘭國善用網路的技法,美國政府也嘗試數位方法,設立一個加入國務院標誌、專橫意味相當濃厚的推特帳戶,告知想加入聖戰戰士行列者:「三思,回頭!」(Think Again Turn Away!)當你試圖把激進的人從懸崖邊拉回時,這恐怕不是最具說服力的信使。

這樣的對比讓我們再次看到舊力量與新力量的差別。美國政府倚賴舊力量戰術,以其高姿態向下投放思想,縱使在使用社交媒體時,它的預設手法仍然是命令,不是交心。阿克薩的做法就明顯不同了,她的權宜性轉移擴散網路是參與形式、同儕導向,它不是從上往下行動,而是以女孩對女孩方式的橫向行動。這是最有成效,也最恐怖的新力量。

新力量廣泛影響我們的社會

新力量已被廣為運用在許多領域。當其應用在良善的目的時,可以造就非凡效益,例如群眾外包藥物試驗,或快速成長的關愛與同情運動;可是當這些技巧被運用在邪惡目的時,例如伊斯蘭國或愈來愈多的白人優越主義者,就可能造成極大的破壞力。使我們更團結的工具,也可能導致我們更分化。

新力量對民主的影響也相當大。許多人冀望社交媒體的興盛能夠推翻獨裁者,事實上,就在那些被一部分人認為只會促進民主化的工具的助長之下,全球許多地方出現了新類型的強人。以美國總統川普為例,他成為一支分散化社交媒體大軍的領袖,這些人深受川普影響,也回過頭用新敘事和攻擊言論來壯大川普,雙方形成深度的共生關係。

川普轉推最極端支持者的推特文,鼓勵支持者回擊反對者的抨擊,並表示願意為他們支付訴訟費。他不是藉由要求支持者閱讀其論點來強化支持者的力量,而是鼓勵他們實踐他的價值觀。我們可以稱他為「平台強人」,精通運用新力量技巧來達成威權目的。

新力量並非只是指新工具與科技,如同美國政府在線上與伊斯蘭國對抗卻失敗的例子所示,許多組織和個人仍然以運作舊力量的方式來運用這些新的參與工具。

如何推出吸引群眾的概念或思想,並且靠群眾來增強和散播它們?

在附屬關係更鬆散、更無常的時代,如何建立一個能夠激發大規模持久性追隨的機構?

你如何在舊力量與新力量之間切換?

什麼情況下該結合舊力量與新力量?什麼情況下,舊力量能夠產生更好的結果?

未來將是動員之戰,成功的個人、領導者,以及組織將是那些最擅長導引其周遭參與能量者,不論是為了良善、邪惡、或是普通的目的。

本文節錄:【動員之戰】一書

作者簡介

傑洛米‧海曼斯(Jeremy Heimans)

出生於澳洲的政治與社會運動人士,現居紐約。
曾任牛津大學全球經濟治理計畫研究員,麥肯錫管理顧問公司策略顧問。

擔任Purpose組織(2009年創立)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該組織建造與支援世界各地的社會運動,也負責Google、比爾‧蓋茲基金會,以及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顧問工作。

傑洛米在2005年共同創辦澳洲的政治組織GetUp,現已發展成為澳洲現今最大的行動社群之一。

亨利‧提姆斯(Henry Timms)

現為紐約林肯表演藝術中心執行長。

史丹佛大學慈善與公民社會研究中心(Stanford PACS)客座研究員。曾任紐約市144年歷史的文化與社區中心92nd Street Y(簡稱92Y)的總裁暨執行長,他擔任行政主任時,與同事在2012年共同籌劃「#GivingTuesday」活動,運用新力量模式的動員方法,擴散成影響力極大的無領導人運動,人人皆可應用,並且成為一個國際性慈善日,《快速企業》雜誌也將92Y評選為「最創新的公司」之一。

 

文字編輯:Tina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