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JI無印良品的經營法則:不是「這個最好」,而是「這樣就好」

152

這是二○○三年的春天,無印良品所傳達的企業訊息。

花了一年左右的時間,與原研哉先生、深澤直人先生討論無印良品的思想與定位之際,深澤先生低聲自語了一句,「無印良品,不正是會讓人覺得『這樣就好』嗎?」以此為出發點所累積的各式各樣想法,由已就任無印良品藝術總監一年的原研哉先生,用烏尤尼鹽湖的主視覺再加上一篇長文,簡潔有力地表現出來。這個訊息,當年得到了「東京ADC獎大獎」(譯註:由東京藝術總監俱樂部所創設,以廣告與設計為對象的獎項)的肯定。

世上的人們總是在爭論著「最」。「我們的國家最……」、「我們的宗教最……」、「我們的民族最……」、「我們的領土最……」。這種光靠所有人都只堅持自我主張的爭論,這個世界將寸步難行。

不是「最」,而是「就」。從今往後的世界所需要的是,「這樣就好」的理性滿足感與讓步之心;將這個想法與無印良品立為目標的生活或物品製造的思考,重疊在一起,並表現出來。

無印良品的未來

稱無印良品是一個品牌,不如說它是一種生活的哲學。無印良品不強調所謂的流行感或個性,也不贊同受歡迎的品牌應該要抬高身價。相反的,無印良品是從未來的消費觀點來開發商品,那就是「這樣就好」。提倡理性消費的同時,無印良品也讓顧客獲致了心理滿足,重新定義了「這樣就好」的真正價值。

無印良品設計製造「這樣就好」的商品,但這並不意味著向品質妥協,而是以高水平製造品為目標。在這樣的理念之下,無印良品不斷地琢磨改善,自我要求,直至今日,已經發展出多達五千種的商品。我們自信將能帶給消費者新的消費滿足感,並且以提昇品質為一貫的目標。

無印良品出品的商品,在設計上是簡單無華的,但我們不是一味地在奉行極簡主義而已。因為無印良品這個品牌,就像是個空的容器一般,能夠接受不同的觀點,也能夠無拘無束的發揮。人們對無印良品有各種各樣的評價:節省資源、價格合理、簡約、無名、崇尚自然……等等。我們希望能夠不偏向任何一種標籤,而是在各個方面都做到將價值的真實意義還原。

我們關心環保和國際化,而這些觀念也已經在許多人的心中萌芽了。例如帶給地球和人類生存陰影的環境問題,正被嚴正重視和省思,人類試著從日常生活中落實環保作為,尋求正確的對策。此外,許多的世界問題皆起於異文化間的衝突,從經驗中我們了解到,標榜自我文化的優越性是不利於世界發展的。我們清楚看到唯有放眼全球,四海一家,才是適合當代的思潮。也只有將這般的價值觀傳達給世人,世界才能往前進步。

無印良品的企業理念是可以跨越國界的,從一九八○年創立至今,我們都在提倡簡單過生活的概念,至今仍持續向世界發聲。目前日常生活用品往往出現兩極化的傾向。其一是使用新奇的素材或是獨特的造型,以獨特性增加競爭力的商品。這類商品強調限量發售,或是以品牌形象贏得顧客的好評,它們爭取的是喜好名牌、高價位的消費族群。另一種則是儘量地以價取勝—使用最便宜的素材,生產過程也極盡地簡單化,在勞資低廉的地區生產,以生產最低價位的商品。

但無印良品並非這兩者其中之一。即便無印良品初創時期是以No-Design 為目標,但在歷程中我們發現刻意省略創意的設計,反而無法創造出優異的商品。無印良品已摸索出「展現本質」才是最高的設計原則,而慎選素材、應用適當的製程將能幫助達成這個理想。

雖說簡化製程能達到節省成本的效果,但這並非無印良品的唯一目標。相反的,我們在素材的選用和加工技術上格外用心,因為唯有如此,才能達到讓消費者享受實惠用品的遠大目標。無印良品期望讓生活用品擁有豐富的面相的同時,也兼顧到價格的合理性。

我們希望像指南針一樣,永遠指向生活中「基本」和「平實」的方位,將簡單好用的生活良品,獻給全球的消費者。

本文節錄:【MUJI生成的「思考」與「言語」】一書

【作者簡介】

良品計畫股份有限公司

執行從「無印良品」的企畫開發.製造到流通.銷售的製造零售業,從服飾到家庭用品、食品等,開展橫跨日常生活所有領域的商品群。

金井政明(Kanai Masaaki)

良品計畫股份有限公司常務董事暨董事長

一九五七年生。長野縣人。一九七六年,進入西友商店(西友store)長野(現為西友有限公司)工作,一九九三年轉調至良品計畫。擔任生活雜貨部長一職時,引領長年成為銷售額支柱的生活雜貨商品的發展,支持了良品計畫的成長。之後,歷任常務董事、執行董事等職後,於二○○八年就任代表董事總經理(代表取締役社長),致力於提升良品計畫集團整體的企業價值。自二○一五年起任現職。

 

文字編輯:Elisa │ 核稿編輯:Tina
※ 圖片出處:MUJI官網。

※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MUJI無印良品的經營法則:對人與社會「有所助益」這件事
MUJI無印良品的經營法則:面對「追求合理」的難題,也不放棄追求
松井忠三:讓「無印良品」起死回生的管理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