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打工族心聲:連國家都棄之不顧的世代,我只能默默接受非正職的命運?

312

無法逃離的非正職命運

無法成為正職員工……。

在三十五到五十四歲的人當中,以非正職員工身分工作的「中年打工族」有二百七十三萬人,相當於同世代中,十人就有一人是打工族,但這個數字不包含已婚女性。在同年齡層的非正職女性員工中,有些人不用刻意調低薪資,就符合被扶養人口的認定標準,而這些人多達四百一十四萬人,因此潛在的中年打工族其實應該更多

身為中年打工族之一的松本拓也(四十三歲),平靜地說出自己長年以來作為非正職員工的心聲。

到了現在這個年紀,我對雇用環境已經不再存有希望了一想到今後我可能再也無法成為正職員工,非正職的我獨自一人在社會上載浮載沈的感覺就不斷襲來。」

拓也到目前為止做的都不是正職,而且每家公司都是黑心企業。三十多歲時他在量販店當約聘員工,月薪三十萬日圓,雖然很快就升為副店長,但每個月都要加班超過一百小時以上,最後他終於選擇了離職。

接下來拓也在餐飲業打工,一個月薪水十三萬日圓。由於拓也覺得勞動條件不合理所以跑去問公司是怎麼回事,結果竟然被開除。失業的他只能靠著政府補助去職訓班上課。

打工族

拓也並不放棄,仍然繼續找工作,終於在一家東京都內的高級超市以全職計時人員的身分開始上班。這間超市有許多分店,拓也總算得到了暫時的「安定」。目前人手不足的零售業界薪資有上漲的趨勢,而拓也的時薪是一千二百六十日圓。由於店面營業到很晚,拓也積極爭取讓自己的班表可以排到有加班費的時間,光是加班費一個月大概就有八萬日圓。雖然還要扣掉社會保險等費用,但一個月算下來仍然可以實拿二十三萬日圓。

雖說如此,但在合約還沒更新之前,拓也還是很怕公司通知他合約中止。有很多負責收銀的派遣員工「被離職」,但是他們看起來卻不生氣,可能因為他們也知道非正職被解雇是理所當然,一想到這點拓也就忍不住害怕。

「未來就算再怎麼努力,我這個年齡也很難成為正職員工了,加上存款又少,今後我該何去何從呢?」

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脫離非正職員工的命運,社會上難以被發現的貧窮就存在於此

歷年來最好的應屆畢業生求職市場

打工族

現在的新聞經常報導勞動條件嚴苛的職場環境,而勞動基準監督署介入知名企業斡旋的例子也屢見不鮮。

這幾年引起最大風波的,莫過於二○一五年電通公司的女性職員因為超時工作自殺,結束了二十四歲的年輕生命。這個有大好將來的年輕女孩,明明進入了人人嚮往的大公司電通,卻因為上層仗勢欺人、強迫她長時間加班,結果她在進公司九個月後的聖誕節早晨走上絕路。這個事件被媒體大肆報導,連勞動省也介入調查,成為難以抹滅的事件。

少子化造成勞動人口減少,無論政治圈或財經界都不得不開始有所行動,針對勞動方式提出改革。安倍晉三推出了一連串諸如「一億總活躍社會」、「打造所有女性都能發光發熱的社會」、「工作型態改革」等有關勞動問題的口號,接二連三地端出過往未曾有過的雇用政策。

現在的應屆畢業生面對的是求職者占上風的市場,預定於二○一九年三月畢業的大學生內定率至二○一八年九月一日為止是九一.六%,跟前年九月的八八.四%相比,成長了三.二個百分點(株式會社Recruit Career調查)。從就業率(就職人數中畢業生所占比例)來看,二○一七年三月的大學畢業生為七六‧一%、二○一八年三月為七七‧一%,成長到接近於泡沫經濟之前的水準(文部科學省〈學校基本調查〉)。

光看就職的實際情況,就可以知道正職員工正在增加。

文部科學省在二○一二年度發表了就職人口中「正職員工」及「非正職員工」的內部分析資料,其中「非正職員工」指的是「雇用契約在一年以上或勞動時間相當於全職者」(從二○一二年起,變更為「雇用契約在一年以上或一週所定勞動時間在三十到四十小時者」)。從這份資料可以得知,二○一二年三月畢業的正職員工就業率為六○%,而二○一七年為七二‧九%,二○一八年為七四‧一%,一路攀升(〈學校基本調查〉)。

這裡點出的事實十分明確,也就是現今的勞動市場完全是以應屆畢業生為主流的市場

被忽略的中年勞動問題

打工族

在這種情況之下,卻留下了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在就業冰河期(泡沫經濟崩壞後的就業困難時期)剛出社會,現在被稱為「中年打工族」的人們

這個名詞在二○一五年受到注目。根據三菱UFJ研究顧問尾畠未輝研究員的試算,中年打工族不斷增加,在二○一五年時約有二百七十三萬人。

他們的存款比正職員工少,而且加入社會保險的比例也很低。當這些人到了可以拿年金的年齡時,一個月只會有不到七萬日圓的國民年金,屆時生活一定無法自理,很可能需要由政府照顧。然而日本的財政狀況並不能支撐這麼龐大的費用,社會福利制度很有可能會破產。

為什麼中年打工族會增加這麼多呢?

理由是顯而易見的。在日本,應屆畢業時無法成為正職員工的人,之後也幾乎都是從事非正職的工作。勞動政策研究暨研修機構的〈非正職雇用之壯年勞工的工作及生活相關研究〉(二○一五年)中指出,男性在二十五歲時若為非正職員工,在五年後的三十歲時,成為正職員工的比例為四一‧七%、十年後的三十五歲為四九‧一%,將近半數。而三十歲時若是非正職員工,在三十五歲時成為正職員工的比例僅有二八‧○%。

過去剛畢業時經歷過失業潮的世代,現在已成了中年人(三十五到五十四歲)。也就是說,曾被稱為「就業冰河期世代」或「失落的世代」的這群人,過去找不到正職的工作,並且一直持續至今。

這裡我們從文部科學省的〈學校基本調查〉來確認就業率的走向。

打工族

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在經濟泡沫化後,一開始還維持在八○%左右的高水準,但是從一九九二年起由於經濟泡沫化的影響,應屆生的錄取人數開始縮水,一路往下降;在一九九五年已經跌到六五‧九%,但這只不過是冰河期的開始。一九九七年知名證券公司山一證券倒閉的時候,就業率更加慘澹,二○○○年時的統計第一次跌破六成,只有五五‧八%,而二○○三年時,則來到史上最低的五五‧一%。也就是每兩個學生中,就有一個找不到工作。

更大的問題在於當時「就業率」的定義是「雇用契約在一年以上」,等於非正職的雇用也包含在內;亦即無論正職或非正職都算在「就業率」之內。筆者大學畢業的二○○○年,雖說每兩個人就有一個找不到工作,但是有多少應屆畢業生是以正職員工的身分展開社會新鮮人之路,卻無從得知。二○○三年時,二十到二十四歲的完全失業率為九‧八%,等於應屆畢業生中十個人裡有一個沒工作。

之後,二○○八年的就業率回到了六九‧九%,接近七成;但同一年發生金融海嘯之後又再度下滑,二○一○年為百分之六○‧八%。等到金融海嘯漸漸和緩,再加上二○○七年起,由於團塊世代到了退休年齡因而出現大量離職潮,企業為了要確保找得到人才,從二○一○年之後就業市場突然站到了勞工這一邊。如之前所說的,二○一八年三月的大學畢業生就業率上升到七七‧一%,終於回到了經濟泡沫化前的水準。

從上面的內容可以得知,應屆畢業生的錄取率會隨著每個時代的景氣而像雲霄飛車一樣上上下下,年輕人畢業的時間點不同,命運也大不相同

本文節錄自:【中年打工族:為什麼努力工作,卻依然貧困?日本社會棄之不顧的失業潮世代】一書

中年打工族

【作者簡介】

小林美希 こばやし みき

勞動經濟記者。1975年生於茨城縣,水戶第一高中、神戶大學法學部畢業後,曾任株式新聞社、每日新聞社《週刊經濟》編輯部記者,2007年起以自由記者的身分活動。主要著作有《深度報導 托育崩壞》、《深度報導 看護的品質》、《深度報導 托育差異》(以上皆為岩波新書)、《希望丈夫死去的妻子們》(朝日新書)等。

【譯者簡介】

呂丹芸

輔大日文系畢,曾留學日本兩年,現為兼職譯者。譯有《在寂寞中靠近》、《只想好好結個婚》、《小數據騙局》、《才不是魯蛇》等。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 文字編輯:Serena
本文由時報出版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誠徵專欄作家】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董事長碎碎念》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歡迎來信投稿職場行銷、成功守則、名人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董事長碎碎念》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點我投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