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文學資料庫!中研院院士劉炯朗帶你看紙短情長的唐伯虎信函

194

唐伯虎的尺牘

劉炯朗開講3分鐘品讀文學

唐寅,字伯虎,是明代才華橫溢、著名的畫家、文學家。他和祝枝山、文徵明、徐禎卿有「江南四大才子」之稱。雖然許多人都聽過「唐伯虎點秋香」的故事,其實那是無案可稽的民間軼事而已

送茶葉

劉炯朗開講:3分鐘品讀文學

新茶奉敬,素交淡泊,所可與有道者,草木之叨耳。

恭敬地奉上新茶,我是個淡泊清貧的人,能夠送給像您這樣有品德和修養的人的,也只是一些草木之類的東西而已。

友人回信說:日逐市氛,腸胃間盡屬紅塵矣。荷惠佳茗,嘗之兩碗,覺九竅香浮,幾欲羽化。信哉,鄙生非軒冕人也。謹謝。

我每天在庸俗的市井氣氛中討生活,腸胃裡裝滿了紅塵(紅塵字面是指市井氣氛中的塵土,也指繁華的俗世)。承蒙您送我好茶,喝了兩碗,覺得眼耳口鼻都充滿了香氣,真有「羽化登仙」的感覺。當然我也不是一個富貴中人,只能恭敬地表達謝意(回應送茶葉的信裡所說「我是個淡泊清貧的人」那句話)。

原本簡單的兩句話「送你一盒茶」與「茶很好喝,謝謝」,也可以這樣來表達

送酒

劉炯朗開講3分鐘品讀文學

一個塵字,忙了許多人,吾輩最忘此塵字不去。酒名可曰掃塵。知君邇來,儘在塵中,聊貢一斗,為君掃之。

許多人都為庸俗的世事忙碌,我們往往擔心跳脫不出這個塵字。酒可以叫做掃塵的帚(蘇軾「洞庭春色」:應呼釣詩鉤,亦號掃愁帚。而酒和帚,讀音相近,更見妙趣)。我知道您近來盡在紅塵中打滾,特地送上一斗酒,替您掃塵。
友人回信說:

高陽酒徒,無貂可解矣。貺我者適當其時,又不覺身入醉鄉去,容醒時馳謝。

我這個酒鬼已經沒有酒可喝,您送來的酒,正是時候,不過,不覺之中,我已經身入醉鄉,等酒醒之後,再過來道謝。

秦末有一個人拜見劉邦,自我介紹說:「我是來自高陽喜歡喝酒的人。」這就是「高陽酒徒」的出處(《史記.酈生陸賈列傳》第三十七)。另一個典故是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回到家鄉,沒有錢,只好把身上的貂皮大衣拿去換酒喝,所以有「貂裘換酒」的說法(《西京雜記》)。

喝一碗茶而生香羽化,乾一杯酒以釣詩掃塵,舞文弄墨,不也多增一分情趣嗎?

借錢

劉炯朗開講3分鐘品讀文學

唐伯虎寫一封信向朋友借錢:
青蚨遠我,近未飛來,弟終日奔忙,俱尋孔方兄耳。足下囊有長物,希移數貫,少助腰纏,稍遲數日,即以萬選者歸還。甚無掛慮,即解杖頭。

大意是:近來手頭很緊,終日都是為找錢奔波忙碌。您荷包滿滿,希望能夠挪借一點,幫我一個忙,數日之後立即歸還,請您不必掛慮,趕快打開荷包吧!

傳說有一種蟲叫青蚨,長得像蠶,體型稍微大一點。母蚨生下子蚨,子蚨不管被帶到多遠的地方,母蚨一定會飛去和子蚨在一起。按照《淮南子》記載,有一個「青蚨還錢」的方法,買東西的時候,用塗母蚨血的錢付帳,塗子蚨血的錢留在口袋裡,有母蚨血的錢就會自動飛回到口袋裡。青蚨因此成為錢的代名詞。青蚨離我遠去,近日沒有飛來,就是近日沒有收入。

「孔方兄」也是錢的代名詞,因為中國古代的銅錢,中間有一個方的孔,可以用繩子串起來,方便攜帶;另一個解釋是銅錢製造時可以串在木棍上,方便修銼銅錢的邊緣。而且圓的錢、方的孔,符合古時候「天圓地方」的宇宙觀。

信裡另一個錢的代名詞:萬選。唐朝文人張鷟文章寫得很好,有如青錢般人人喜歡,萬選萬中,所以,「青錢萬選」用來比喻文才出眾的意思。在這裡唐伯虎倒過來,用「萬選」代表「青錢」。我們不得不佩服唐伯虎,在一封短短的借錢信裡,完全沒提到錢這個字,卻用了青蚨、孔方兄和萬選三個代名詞

關於荷包,還有兩個代名詞,一個是「腰纏」,就是把銅錢串起來繫在腰上。話說四個進京考試的年輕人在路上遇到一位神仙,神仙答應送給每個人一個願望。第一個人說我願為富翁,腰纏萬貫;第二個人說願做揚州的刺史,得眾人仰慕;第三個人說願當神仙,騎著鶴上天下地,逍遙遊玩;第四個人則說他的願望是「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

另一個代名詞是「杖頭」,出自三國時期竹林七賢之一的阮籍。他是個喜歡喝酒、不受世俗禮教約束的文人,常常把一百枚銅錢掛在杖頭,獨自出外散步,走到酒店,就把掛在杖頭的銅錢解下來付酒錢。所以,杖頭就是掛錢的地方。

唐伯虎寫信來借錢,怎麼辦?他的朋友回信是這樣寫的:
緩急原為常情,挪移亦屬大義。敢不相通,貽譏鄙吝。但弟亦赤洪?耳,安能副兄所望。僅有若干,謹付令使齎上,特恐涓埃輶褻,不足當大方慨揮,統祈原諒。

手頭有鬆有緊是正常的事情,挪借周轉也是合乎道義的道理,我哪敢因為不肯相通錢財而被譏笑為吝嗇。不過,我的財力和您也是彼此彼此,無法如您所望如數借給您,僅將金錢若干交給您的僕使,恐怕這些如涓滴微塵的小錢褻瀆了您,不夠您大手筆地使用,還希望您見諒。

「洪?」是古代管錢的官,有一首詩<戲答白稹>說:我們都沒有錢,就像穿白衣服和穿紅鞋的管錢的官,都沒有錢。因此「赤紅?」就是指「沒有錢的人」。

催債

劉炯朗開講3分鐘品讀文學

錢借給朋友卻遲遲不見歸還,自然得寫信去要。朋友沒有錢還,只好回信說抱歉,唐伯虎討債的信這樣寫:
焚券市義,古人高風,非不慕之,力無能耳。前承金諾,又已逾期。竟令涸轍之魚,空待西江之水,似非知我所應如斯。希即措償,以舒懸切。

「焚券市義」是古人高尚的行為,我並非不仰慕這種做法,只是沒有能力而已。以前承蒙您的金諾,但已經過期很久。我好比在乾涸車轍中的魚,空等著西江的水,這不像老朋友該有的行為。希望您趕快找錢還債,免得我像被吊在半空中一樣擔心。

「焚券市義」是指戰國時代齊國公子孟嘗君派食客馮諼到封地薛城收債的故事。馮諼把借條都燒了,回覆孟嘗君,為他買了「義」。一年後,孟嘗君到薛城,百里之外,百姓扶老攜幼歡迎他,孟嘗君感動地對馮諼說:「您替我買的義,我今天看到了。」

「金諾」一詞源自漢朝季布的事蹟,他是一位重諾言、守信用的人,當時人稱:「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

 

本文節錄自:【劉炯朗開講:3分鐘品讀文學】一書劉炯朗

【作者簡介】

劉炯朗

麻省理工學院電腦博士。

為國際知名的電腦資訊學者,在即時系統、電腦輔助設計、VLSI布局、組合最佳化、離散數學等領域均有傑出之貢獻。曾先後當選美國電子電機工程師學會(IEEE)會士、美國計算機協會(ACM)傑出會員。2011年榮獲有「電子設計自動化界的諾貝爾獎」之稱的卡夫曼獎(Phil Kaufman Award);2014年獲IEEE基爾霍夫獎(Gustav Robert Kirchhoff Award);2015年獲中國計算機科學協會海外傑出貢獻獎;2016年獲ACM/SIGDA先驅成就獎;2017年獲得歐洲DATE2017Conference EDAA成就獎。

曾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及伊利諾大學,1998至2002年間擔任臺灣國立清華大學校長,作育英才無數。其於1973年發表於Journal of the ACM之論文截至2015年被引用超過一萬次,影響極大。並以資訊工程之國際學術聲望,2000年獲選為中央研究院院士,是國際上聲譽卓著的科學家、教育家。

2005年起,在竹科IC之音主持談話節目「我愛談天你愛笑」,以幽默的談吐及豐富的學養暢談科學、文學、歷史、科技發展等各領域的知識,深得大眾喜愛,迄今已出版十餘本科普、散文作品。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 文字編輯:Serena
  • |圖片來源:Pixabay
本文由時報出版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誠徵專欄作家】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董事長碎碎念》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歡迎來信投稿職場行銷、成功守則、名人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董事長碎碎念》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點我投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