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的說話之道》我不在乎說話之術, 而在意說話之道。 我的說話之道, 就是把你放在心上

106

康永說:把對方看在眼裡,放在心裡

蔡康永

阿昆參照了很多「教說話的書」指示,和安珮約會的時候,阿昆很努力的,一直保持兩眼望著安珮的眼睛。 可能這樣做真的很累,過了五分鐘,阿昆就覺得自己都快變成鬥雞眼了。 不過,更累的是被看的安珮。

安珮心裡其實在冒冷汗,擔心自己是不是被看出什麼破綻?是鼻頭的粉撲得不夠、被看出來毛孔有點粗大嗎?假睫毛沒黏好?魚尾紋?眼屎? 安珮會這麼緊張,是因為阿昆看她的方法,太像「驗屍」了。 看有很多種,「端詳」「檢驗」「審視」,跟「注意」「注視」「望著」,有分寸上的不同。

約會的時候,當然最好是三不五時的、帶著感情、望著對方,讓對方感覺到兩人之間有曖昧的電流在傳遞,而不是「兩個餓壞了的人聚在一起填飽肚子」。 有的人約會時,雖然精心挑選了適合談話的法國餐廳,精心挑選了老少咸宜的法國紅酒白酒,但進了餐廳一坐下來就「認真」的研究菜單,研究完菜單就「認真」的跟侍者討論菜色。然後呢,酒來了就「認真」品酒,菜來了就「認真」吃菜。

是怎樣?你以為自己是米其林餐廳指南派出來的美食密探? 約會就是約會,就是要含情脈脈,吃喝點菜都是「調情」的好機會。面對外文菜單,你可以嘲笑自己在外文上鬧過什麼笑話,讓對方覺得你好親切,也可以趁機講一個自己去旅行時見識到的小風俗,讓對方覺得你很見多識廣在這麼做的時候,你當然要不時「望著」對方,帶著一點點「觀察」,讓對方充分感覺到,她在你眼中的「存在」

侍者建議火鍋要多辣、牛排應該帶血吃的時候,看她有沒有皺眉?看她有要起身的樣子,雖然不用誇張到一個箭步移形換位去幫她拉椅子,但起碼該停下刀叉筷子,貼心的告訴她,餐廳的化妝室在哪個方向。這些,都需要你保持「眼角觀察」,但不必「端詳審視」的。 很多人以為懂美食美酒,就是有品味的人。我一點都不同意,懂美食美酒的無聊蛋,我見多了,跟這樣的人聚會,你絕不會有「如沐春風」的感覺,因為他們沒有「以你為尊」,而是「以吃喝為尊」。 一個人,如果能做到把對方「看在眼裡、放在心裡」,就算這個狀態,只維持一頓飯的時間,也能讓對方覺得「被重視」,如沐春風。 看到沒?「被重視」是關鍵字喔,要緊的,就是那個「」字啊。

康永說:適度的挑釁,能讓談話熱絡

蔡康永

安珮有個同學,是牆頭草的化身,不管別人說什麼,她都說好。明明是戴金鐲子的歐巴桑,發瘋穿了整套英國女王才穿的粉藍套裝加粉藍帽子,她也稱讚有品味。明明不該騎上人行道的腳踏車叮咚叫她讓路,她也乖乖讓路。明明就節奏慢到讓人以為是放映機卡在定格上的大爛片,她也說其實還不錯呀。明明就應該坐牢坐到就算頭上長出靈芝來都不夠久的大壞蛋,她也說得出其實他滿可憐。

也許有人以為這種像鼻涕蟲一樣的爛好人,是很好的談話咖,因為她永遠不會唱反調、應該跟誰都聊得來。事實上呢,根本沒有人想跟她講話!跟這樣的人講話,就像對著牆壁練習揮網球拍一樣,如果你是想苦練「如何靠自己一個人完成一百場談話」,那她倒是很好的練習對象

你看每一年的奧斯卡頒獎典禮,台下前兩排坐的全是好萊塢的風雲人物,平常一呼百諾、喊水會結凍,可是每年典禮的主持人,一定會挑當年最紅的兩三位來開點惡作劇的小玩笑,說他們整型整到這場戲跟上場都不連戲了啦、離婚付的贍養費比演過最賣的電影的票房還要高啦,這類當事人苦笑但全場大樂的玩笑話,這時主持人尺度的拿捏確實微妙,但無論如何奧斯卡是不會請一位對全場貴賓歌功頌德、唯命是從的人來主持的,因為那樣典禮一定會很沉悶的,像坐在網球場邊看一個選手跟一面牆壁對打一樣沉悶。

適度的挑釁,絕對能讓談話熱絡,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意見被重視、被探討,而不是被一個完全沒原則的人敷衍了事的點頭稱是、應付過去。 「陌生的富豪,向一對缺錢的年輕夫妻提出條件:一千萬,丈夫把妻子讓給富豪一個夜晚,接受?還是不接受?」像這樣的電影故事,大家討論起來,就會顯現每個人不同的個性、價值觀

「世界末日來臨時,有一艘救命的大船可以搭載三十萬人,你覺得憑你該拿到一張上船的票嗎?」 這些問題,如果真的要面對,實在很是考驗。還好願意花一千萬買一夜的富豪不易遇見;還好不必等到世界末日,人生也早已充滿各種三災六難,說不定拿到船票的那一刻,你馬上心肌梗塞了呢!

但這類很直接的問題,很能激發大家參與。至於氣氛是否愉快,會不會演變成太劇烈的爭論,那是要走著瞧的,但比起老是聊藝人的八卦或哪家店在打折,這類話題起碼比較能夠增進對自身以及對朋友想法的進一步了解。 有個小小的提醒,如果你很堅持願意為一千萬,出讓尊夫人一夜,留神回府之後,尊夫人罰你睡沙發五夜。

康永說:交談不是有獎金的競賽,別急著搶答

蔡康永

阿昆的舅舅很愛聊天,可是老是記不得名字,每次舅舅在聊得起勁時,就會出現「跳針」: 「上次碰到那個女的,長得真是像那個明星啊,就是那個⋯⋯那個演那部⋯⋯那部電影叫⋯⋯叫什麼⋯⋯就是那部、有鬼爬出來的那部⋯⋯她長得真的很像那部有鬼的那部叫什麼的電影的女主角,那個女主角叫什麼⋯⋯唉呀想不起來,反正那個女的就簡直長得跟那個女的一模一樣⋯⋯」

阿昆已經聽習慣了舅舅這種不知所云的發言,有幾次看舅舅想不起名字來那個痛苦的樣子,也會想幫著想一想,但十次有九次幫不上,只是增加彼此的痛苦,所以後來漸漸阿昆也就不想多忙了。 其實這時候,是說話者最願意被別人幫忙的時候。這種時候阿昆如果能替舅舅說出人名和片名,舅舅一定舒服得像是有人幫他掏出了大塊耳屎一樣。

但是,除了這樣的時刻,在其他時候,說話的人並不喜歡被別人「幫忙」。比方說,一個「正常」的說冷笑話的過程,應該是這樣的: 「在所有的卡通人物當中,誰最容易跟王菲借到錢?」 「誰啊?米老鼠嗎?」 「是櫻桃小丸子嗎?還是加菲貓?」 「不對不對,告訴你們吧:是小熊維尼!」 「為什麼?為什麼是小熊維尼?」 「你沒聽到王菲都這樣唱嗎?『我願意∼∼維尼,我願意∼∼維尼,⋯⋯』,她當然最願意借錢給維尼啦!」 這個冷笑話,這樣算是順利講完,而且聽的人都很配合,隨便猜了些迪士尼或者其他動漫人物的名字,幫助了講笑話的氣氛。

如果有不識相的掃興鬼,就會在說冷笑話的人一開口時,就說:「我知道!是維尼!(接著唱)我願意維尼,我願意維尼⋯⋯」那就是毀了這個笑話,讓講的人下不了台。 症狀比較輕微的,是有一路「很怕別人覺得自己不懂」的人,明明是他來問你問題,但你才說沒兩句,他就要自作聰明的幫你下結論: 「像國際的熱錢這樣忽然湧進股市,買股票的散戶就應該—」 「應該設定停損點!」他搶答。

其實你根本不是要說設定停損點的事,但為了他的面子,你也只好多費點力,敷衍他一下,再把話拉回正軌。但這樣的事發生三次以後,說話的人就會不耐煩了,「這人根本不懂裝懂,東拉西扯的,真麻煩!」他對你的印象,當然不可能好了。在高手面前,裝懂是沒用的,只會自曝其短。最好就是珍惜遇到高手的機會,好好把道理聽懂生活又不是有獎金的搶答競賽,請問你一直搶答做什麼呢

本文節錄自:【蔡康永的說話之道(500萬冊紀念版)】一書

蔡康永 做自己
圖片來源:如何出版提供

作者簡介】

蔡康永

嬰兒時期和大家一樣學說話,上學後被逼著參加各種演講和辯論比賽,終於變得厭倦靠說話去換取名氣和特權,於是在大學就沉默寡言的埋頭看書談戀愛。研究所去了美國,開始隨時說英文的生活,漸漸體會不同語文其實蘊含不同的生活態度。

然後呢,奇妙的命運,讓我變成一個必須常常在節目中說話的人,也得以和無數很會說話的高手交鋒。到了現在,也該是我報答所有教過我說話的人啦,我用這本書,報告心得,向他們致謝。

康永生產地是台北,血統有時被認為是上海。

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念完影視製作的研究所,最廣為人知的節目,是主持《康熙來了》及參與《奇葩說》,最廣為人知的書是《蔡康永的說話之道》和《蔡康永的情商課》,導過一部電影《吃吃的愛》,也曾經和蔡國強及五月天的主唱阿信,分別一起做過行為藝術及裝置藝術。另外,開了《情商課》的語音課程,在喜馬拉雅FM播放。

康永想完成的,是召喚幸福的咒語,能把靈魂鞏固了,然後丟在飄蕩的人生裡,當成救生圈。

Instagram:instagram.com/kangyongcai
臉書:facebook.com/caikangyong
新浪微博:weibo.com/caikangyong
情商課程:ximalaya.com/caikangyong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 文字編輯:Serena
本文由如何出版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誠徵專欄作家】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董事長碎碎念》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歡迎來信投稿職場行銷、成功守則、名人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董事長碎碎念》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點我投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