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醫療 DEEP MEDICINE》AI的角色到底是攆走工作還是創造工作?

313

已經不知道看到多少標題類似「AI (或機器人) 會不會搶走你的工作?」的文章了。悲觀的預測是不少,但相反地,也有為數眾多的正向預測,其中一個重量級角色就是麻省理工學院數位經濟計畫的總召 Erik Brynjolfsson,他說過「數百萬個工作將消失,但也會有數百萬個新工作將被創造出來,以及出現新的工作型態轉變。」

就工作數量而言,Cognizant Technology Solutions 公司推算將有 21 種新的工作類別,且在未來 15 年內,1900 萬個工作將消失,但有 2100 萬個工作機會將被創造。在史丹佛大學擔任 AI 講師的 Jerry Kaplan也同樣認為「AI 將改變我們的生活與工作模式,提升我們的生活品質,讓我們在熟悉的資本主義創造與破壞的週期中,不斷更換新的工作。」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一份長達 160 頁報告也肯定這個說法。該報告從全球視角切入,指出特定工作的消長狀況在世界各地都有顯著的差異。

我們很清楚地知道,現有的工作將有所轉換甚至瓦解,要因應這種轉變,絕對不是像把煤礦工人訓練成為資料礦工 (data miner) 這麼簡單。史丹佛大學貧窮與科技研究中心的總召 Elisabeth Mason 認為,在美國有數百萬個未被媒合的職缺,AI 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好工具,能夠幫助我們促進就業媒合。

AI帶來的新型態工作

AI醫療
圖片來源:tvN官網

2018 年,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 的一份報告推估,自動化將能取代全球大約有 40% 以上的醫療照護工作,顯然我們可以預見將來會出現的失業危機。在 AI 領域中,人才與職缺不相稱的情形非常嚴重,諸多報告指出,AI 領域博士班畢業的新鮮人,起薪從 30 萬至超過 100 萬美元不等,他們多半都是從學術界轉換跑道而來或是從其他公司挖角來的。甚至還有人開玩笑說,AI 領域的專家需要等同於國家美式足球聯盟團隊薪資上限的薪資。到頭來,相較於幫助失業勞工 ( 或 AI 領域的求職者) 找到新的工作,或許更大的挑戰是創造機器無法達成的新型態工作。

對此,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我們調整得很辛苦,未來也仍然有一段時間需要適應。Garry Kasparov 在《Deep Thinking》一書中描述了一個從自動化、恐懼到最終接受的歷程,他提到「自動化電梯雖然從 1900 年就存在,但直到 1950 年代 (1945 年電梯工會罷工之後) 才普及化」,原因就是「大家會害怕無人操控的電梯」。科技業的領頭往往都需要透過加碼投資,讓社會大眾對新事物能更快適應。

Google 也曾捐了 10 億美元給非營利組織,希望幫助勞工早日適應新一代的經濟模式。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我將全面探討醫護人員的工作型態變化,詳述新工作與舊工作以及轉變的過程。

本文節錄自:《AI 醫療 DEEP MEDICINE》一書

AI醫療
圖片來源:旗標科技提供

【作者簡介】

Eric Topol

Eric Topol 是世界著名的心臟科醫師,克里夫蘭勒納醫學院 (Lerner College of Medicine) 創始人,
任職於斯克里普斯研究中心 (Scripps Research),也是十大被引用文章數最多的醫學研究人員之一。
著有《 The Creative Destruction of Medicine 》、《 The Patient Will See You Now 》兩本醫療暢銷書。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Ut elit tellus, luctus nec ullamcorper mattis, pulvinar dapibus leo.

本文由旗標科技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延伸閱讀】

【誠徵專欄作家】你喜歡寫作嗎?你擅長用文字觸動人心嗎?《董事長碎碎念》邀請對寫作充滿熱情,正經營個人粉絲團或部落格的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歡迎來信投稿職場行銷、成功守則、名人勵志主題文章,並於文末附上100字內的作者自介。文章經編輯部潤飾後更有機會刊登在《董事長碎碎念》FB專頁,快點把握機會點我投稿吧!